第350章 路水电三个痛点(1 / 1)

胡建强挨家挨户去找人提名联署,同时也正式的把自己要选村主任的决定给展现出来。

在村子里面,胡家的为人处世还是不错的,虽然以前条件不太好,可是周围的哪家有事都会去帮忙。说起来,他们家除了钟英和刘春花之外,其他的都不太会得罪人。

即便现在他家有钱了,可是也没有出现翘尾巴和不拿正眼看人的情况,童柏果家的牛被偷,胡建军、胡铭晨和胡建强都出马帮着到处去找就是很好的证明。

所以有这样的基础存在,胡建强不管是去到哪家,都能得到客客气气的对待,至于他请求的提名联署以及到时候投票支持他,大家也都给予很正面的积极表态。

应该说众人的表现会比胡家发迹之前积极很多,要是胡家的条件现在依然和三年前一样,那么胡建强跳出来要选村主任,周围相熟的人也许还是会表态支持他,但是那种表态中客气和敷衍的程度会比较高,大家只不过是不愿意当面得罪他罢了。

而现在却是实在的大不同。大家都晓得胡建强是某家公司的总经理,而这家公司还负责了街上牛马市场那一片的开发建设。于是乎,花花轿子人抬人,大家不但不愿意得罪胡建强,甚至还要极力的捧着他,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在他下面讨口饭吃呢。

说句更难听的话,与胡建强关系处好了,捧好了。要是自己有难处,找他家借钱也好开口不是。

三十个提名联署,胡建强一天的时间就弄到手,当然将这个名单送去给吴蹈辉看的时候,吴蹈辉并不意外。相反,要是胡建强连三十个人都凑不齐的话,那才是值得意外。

“胡建强,你愿意站出来挑这副担子,按理说是好事,我应该高兴。可是,你还年轻,你要晓得,这村长表面上看起来风光,可是,哪家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要找上门,真的不容易干啊。你要是不干,人家会在背后骂你,你要是人人都帮,又不太可能,而且还是难免要得罪人,你真的要想清楚啊。”胡建强的提名联署他只是瞟了一眼就还给他,反而给他来一番苦口婆心的劝告。

切,你以为在背后骂你龟儿子的人还少了吗?这村里面谁特码的的不知道,要找你龟儿子办事,不送点好处根本就办得不利索。还有,你又以为这鸟的村主任老子稀罕愿意干吗?老子这还不是被赶鸭子上架,莫得办法。

“吴村长,你讲的都是实情,我呢,也确实没什么经验,有些事情,可能也不太处理得来。不过嘛,我也的确想为我们村做点事,以后,要是有什么到不到的,还请吴大哥帮一下。”当了一段时间总经理的胡建强,这说话的艺术真是长进不少,不卑不亢,不软不硬。

“你要想出来选,那你就出来选,反正我就是告诉你,这个位置不好做,甚至我老早就不想干了,工资不得,就一点点提留补贴,死不死活不活的,还不如人家到外面去做事来得赚钱。你不是当了那什么总经理了吗?到时候你会忙得连经理都没时间当。”吴蹈辉自己点上一支红梅烟,抽了两口道。

见吴蹈辉抽烟都没散一支给自己,胡建强也自己拿出自己的红塔山来点上一支。

瞟了一眼胡建强手里面红塔山,吴蹈辉眼里闪过一丝异样,随手将红梅烟揣进衣兜里。

“吴大哥,你不会是这回不想选了吧?你打算不干了啊?”吐了一口烟,胡建强接着吴蹈辉的话问道。

胡建强的问话将吴蹈辉噎得呛了两口。我特码......那就是忽悠你,敷衍你的话而已嘛,你丫的还当真了。我特码干嘛不选,干嘛不干,你一跳出来我们就不干了,搞得像是我怕了你一样,以后在村里我还有面子和威信吗?

“我是想放手,但是很多人舍不得,还是劝我无论如何要继续干,继续帮大家的忙。哎,人情难却啊,我就算不为自己,也不能不为乡亲们想一想啊。”吴蹈辉叹了一口气道,就像是他真的得到万民拥戴似的。

如此虚伪的人,胡建强与他真的是对话不下去了,和这种人坐在一起,要是心理素质不好点,还不得被他给恶心死。

招呼两句之后,胡建强起身就走,反正今天来吴蹈辉这里,就是走个过场,知会他一声,目的达到就行了。

“我说你呀,现在人家胡家和以前大不一样了,你把人家得罪了,有什么好处?”胡建强一走,吴蹈辉的老婆端着一个簸箕从隔壁走出来道。

“你懂个毬,头发长见识短,难道我就要去巴结他家啊?我是村长,或许什么都好讲,我要是连村长都不是了,你以为我对他家讲好话他家就会拿正眼看我吗?”吴蹈辉将烟蒂往门外一弹,脸一沉道。

“可是他家现在有钱了啊,我听人家说,他家不晓得在哪里赚了最少好几百万,他家要是愿意花钱买呢,那你这村长还当的成吗?还是想办法和他家处好,跟着捞点钱才是门路嘛。”

“去去去,你个婆娘,毬事不懂。他要是花钱买,那我就保证他一定当不成,老子第一个跳出来去告他,你以为老子在乡里面没人啊?到时候我一告,弄不好他龟儿子就要坐牢,老子就怕他不花钱买。捞点钱,捞点钱,老子也晓得要捞点钱,可是我不干村长,他凭什么要给钱让我捞,曰妈的,上次胡建军来,我就是这个意思,可是他毬的是什么嘴脸?一点好处都不给老子,还转身就让他兄弟跳出来。哼,狗曰家就没一个好东西。”老婆帮着胡家讲话,让吴蹈辉更加不舒服和恼怒。

“管毬你的,我只是提醒你,就算你还是继续干村长,他家也是我们黄泥村最有钱的人家,你看看到时候别个是认你这个村长还是认钱。”说完吴蹈辉的老婆端着簸箕到门外去抖玉米皮和喂鸡去了。

憋闷的吴蹈辉只能再次掏出烟来抽,只有猛抽烟,才能让他暂时压下怒气。

“想干把老子挤下去,没那么好的事,和我斗,你娃娃还嫩了点。”

不管以后如何,反正这一局,吴蹈辉无论如何要想办法让自己胜出。

在烟雾缭绕中,吴蹈辉双眼盯着头顶上竹条搭成的楼板,脑筋开动起来,必须要想一个一击必杀的办法。

拿到了三十个提名联署之后,这段时间胡建强就被胡铭晨给放了假,整天就在身上装了好几包烟,开始走家串户去联络感情和给自己拉票。

对胡建强的动作,吴蹈辉非常关注,每天都让人仔细打听,他希望胡建强会出现贿选的情况。只要胡建强承诺投票给他会给多少多少钱,那他吴蹈辉就能放心。

可是几天下来,胡建强根本不玩吴蹈辉以为必出的那一手。

在吴蹈辉的设想中,胡建强对村里面的很多人都不认识,那么他要想当选,最快的办法就是直接干脆出钱买。他相信,只要胡建强愿意出一票三五十,甚至二十的价格,绝对会有很多人响应。

黄泥村绝大多数人家条件都艰苦,如果投一次票,一家人就可以得到百十块改善生活,绝大多数人都会接受。只要有现实的好处,谁当村主任他们才不在乎呢。

然而胡建强根本不玩贿选,反而是走到哪家都说他要修路。只要他当选了村主任,头等大事就是帮村里面修一条可以通车的大路。

胡建强的这个诉求和政见,真真切切的吸引了打动了很多人。

黄泥村的人,对三个条件是十分的渴望,整个村子的贫困,也可以说是受限于这三个条件---路、水和电。

黄泥村本身不通大路,所有人不管是上街赶场还是上山干活,走的统统是羊肠小道,就算是修个房子,建筑材料也是要靠人背。

其次就是水,黄泥村本身就是处在山坡上,再加上植被砍伐严重,土质又是那种含水量不高的黄土,所以黄泥村历来缺水。在黄泥村没法打井,就算有某一个小水源,那也是好好几家人分。就比如胡铭晨家吃水要挑,而且那个小水井不止他家用,胡建业家,胡铭晨奶奶家,也都是吃那个水。如果不干旱,拿点水还能勉强供应他们三家的日常,要是遇到干旱天,为了吃水他们三家都能吵架。

还有就是电,每当夜晚来临,站在山坡上,看着杜格乡街上亮起灯,整个黄泥村人,不管男女老幼,就没有不羡慕的。在他们的想象中,如果可以将煤油灯丢掉,点上电灯,那就生活美滋滋。要是再有电视可以看,更是天堂一般的日子。

这三个痛点,吴蹈辉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提出说要解决,胡建强一开口就说要解决通路的情况,照他的说法,只有路通了,才有可能会电通。

所以,他的想法一提出来,反响很热烈。关键是胡家现在有钱,他的想法并不是画大饼,只要他家能够帮补点钱,落实的可能性极大。